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CBR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們怎麼了  

2014-12-07 18:05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工作之後,生活有了新的時間表,一切似乎規律得深藏暗涌,也不知道是因為是人性,還是我自己本身就不是一個喜歡安穩的人。倒也好,感覺我的感官都被打開了,固定的行程中四處逃竄。

 

這段日子,在上下班路上,總是看到很多形形色色的「精神狀態不穩定」的人,包括自己跟自己聊晚飯的50婦人,還有地鐵上一邊看報紙一邊看新聞,關於「襲警」的新聞,一邊喃喃自語大罵髒話。

 

印象最深的那個我星期二下班後,在月台見到的一名40左右男子,穿一身黑色,套著一件黑白間色的運動風衣,背著一個黑色單肩環保袋。當我在候車月台經過他的時候,他在大聲說話,我定睛一看,他並沒有任何耳機或藍芽裝置,他在和自己說話。我便在他身邊停了下來,他開始對著我看,他的眼神有些飄忽。列車剛好駛進站,我下意識地離他站得遠些,我當下腦中浮過他把我推下車軌的畫面,大概是看太多關於紐約的電影和新聞了。上了列車,進了車廂,我和他對著一邊的車廂同方向站著,中間隔著一個乘客,但是該名乘客臉朝另一邊車窗。男子看著車窗中他自己的倒影,開始說起話,聊起他在他在舅父家發生的事,然後開始模仿他的舅母說話的口吻,我目不轉睛得看著車窗中他的眼鏡,他說得很入神,彷彿世界祗有他和窗中的另一個似他不似的人。我看得很入神,彷彿世界祗有我和他,還有窗中的另一個似他不似的人。當下我才意識到原來我是用電影的眼睛在看世界的,整個車廂的燈是暗著的,聚光燈直射在我和他身上,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意識到我的全在,但至少,那一刻,我的世界是他的。至今,他的音容笑貌還在我腦海中。

 

星期三早上我依舊在月台候車上班,不過是不同的車站。突然一名50歲左右的男子,從身後經過,然後停在兩排等候隊伍的中間,我才看清楚他身穿一身童軍軍裝,深綠色的短褲不及膝蓋,白色短襯衫,搭著一條深綠色但又佈滿黃色團的領帶,頭帶童軍帽。突然他對著另一邊的候車乘客下跪,然後口中振振有詞,大意是,「他代表香江皇家警察向廣大市民道歉,香江警察變成如此,是他們的責任。」他幾句話是胸有成竹,然後起身,轉身朝我這邊的隊伍下跪,說同樣的話,然後起身。這時我才看到他的兩個膝蓋已經佈滿塵土,我兩眼直望他的雙眼,他雙眼佈滿血絲,但卻很堅定,絲毫沒有逃離我的視線,反而是我馬上轉移視線。突然他的電話響了,他接了電話,跟對方說,「他今天不過去,累了。」然後便掛上電話,這時列車進站,我和他進了同節車廂。男子上車後看到一名高加索白種男子,馬上跺腳敬禮,「Morning Sir.然後便有乘客嚇得起身逃離前往其他車廂。男子坐下,戴上耳機,開始大聲唱起陳百強的《喝彩》,

 

為甚要受苦痛的煎熬 快快走上歡笑的跑道
剩一分熱仍是要發光 找緊美好
春風一吹草再甦 永遠不見絕路
明日變遷怎麼可知道 何事悲觀信命數

 

因為我是陳百強的歌迷,所以熟知歌詞。該男子邊唱著邊起身手舞足蹈,我頓時眼眶便紅了,忍住不讓淚水掉下。我一直不敢直看該男子。列車到站了,我必須下車換乘另外一條線路,踏出車廂后我馬上去找地鐵工作人員,該名工作人員說他們在前一車站的閉路電視也看到該男子了,剛剛有工作人員上車搜索該名男子,我邊幫住他們確認該男子的穿著,該工作人員通過對講機跟列車上的工作人員轉述我的話,聽到對講機另一方工作人員說已經找到該男子。我對工作人員說,無論如何,確保男子的安全,我怕他會做傻事。然後我便趕著去上班了,整個早上我都在不停循環播放陳百強的歌,直到午餐過後我走出公司下樓散步一圈,才漸漸從憂傷中走出來。

 

這個世界是怎麼了?為什麼可以把好好的一些人折磨成這樣?真的就一句淡淡地「人生苦短,及時行樂」就能一笑置之的嗎?我可以為這些人做些什麼?

 

難道就每天坐在辦公室裡,寫著電視劇劇本,就能夠為這個黑暗的世界出一份力量了嗎?

 

星期三晚上,我磨了刀之後開始切菜做飯。做了十年的飯,第一次把自己的手指切了。而且是深深的一刀,整個洗菜盆全是血。把純山嚇得半死,馬上幫我包紮傷口。睡到半夜,我痛到起身一看,血已經滲透紗布,還是留著。純山起床幫我換了藥和紗布,給了我止痛片。才讓我撐著睡到了星期四早上。當然我還是繼續去上班的。我給自己成沉靜了一天。星期五我把人事部經理請到了小會議室,正式提出請辭。並把週四寫的一篇長長的文章一點點地分析給她聽,我告訴她,這是我的責任告訴她我的部門存在的問題。總而言之,不怕神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領導。這是一艘沉船,我有一套解決方案,但是船長是我的豬一樣的經理,他並不值得我把方案跟他探討。所以,我決定在他把船沉了之前,跳船。或許等到有一天,船修好了,船長不在了,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。和人事部經理聊了一個多小時之後,我再向老總提出請辭,本來試用期未過,我依然需要一個禮拜的交接期。在我還沒有詳述問題之前,老總已經說她知道問題的存在,也很抱歉把我拉進這趟渾水,她說如果她採取一些措施,我還會想要繼續留下來工作嗎?我細想了一下,要麼就是炒了我經理,可是我不想任何人因為我被炒。要麼就是不炒我經理,然後給我加薪什麼的,可是問題還是依舊沒解決。我表明我一天也不想多待在這裡。所以最終在我過去一個禮拜的工資扣除下一個禮拜的薪水。我交接完所有工作,簽了所有的表格,晚上6點準時打卡離開公司。

 

當然星期五後的這兩天,我在又重新開始思索我的人生。還有很多不確定,還有很多思緒需要整理。再給我些時間吧。

 

我們怎麼了 - CBR -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1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